您當前位置: 首頁 > 傳承紅色基因 > 正文

聶榮臻家書彰顯報國初心
      

  文章來源: 中国组织人事报

油畫《船過三峽》,描繪聶榮臻赴法勤工儉學乘船途徑三峽時的情景。

  1919年五四運動中,還在讀中學的聶榮臻因參與領導愛國學生運動觸怒當局而被迫辍學。同年10月,他胸懷“實業救國”的理想,在親友的資助下毅然赴法勤工儉學。在這期間,他寫了14封書簡,表達了自己渴望救國救民的拳拳赤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坚定求学信念

  赴法勤工儉學的日子十分艱辛。1920年1月31日,到法國僅20天左右的聶榮臻給父母寫了第二封信:“男初到法,一切都無頭緒,以致書不盡意,前乞兌數不知大人兌來否?因男在預備語言尤蒙童之初入校,然每日尤讀書習字,並未去作工可得有資,現所需的概于同行四君處暫借……”

  此時,聶榮臻離家時父母爲他籌得的300塊大洋早已用盡。爲了學習法文,不至于“成爲聾啞之人”,他一邊向同行的唐家修等四名老鄉借資度日,一邊盼著父母的資助。

  1921年10月,留法勤工儉學生因進占裏昂大學鬥爭失敗,一百余人被遣回國。留法學生們對此感到悲觀失望,然而,聶榮臻依然堅定信念。12月8日,他將立志求學的決心呈于父母:“男當在家起程時,心中即暗誓,學不成,死不歸,且凡事有失敗,然後有成功,艱難困苦,乃爲人之良師,況此一時失望,豈能遽灰前志,故男與相知諸友,仍積極進行工學事業,未若伊等失志若是也。”

惦念萦繞于心

  雖遠隔重洋,聶榮臻對父母的孝順和敬愛依然強烈和熾熱。他每次給父母的信,均以“跪禀父母親大人膝下”爲起,落款是“男榮臻跪禀”或“男臻跪禀”。

  他對父母的惦念時常萦繞于心。母親體弱多病,這是聶榮臻最放心不下的。他在信中說:“母親之病冬時可發否?”“母親的病,到春來想亦漸愈了。”及至1921年10月2日,聶榮臻得父親手谕,並附母像一張,才知母親現狀。他隨後寫道:“望我母之像,形容較昔瘦多矣,當下男覺心中非常難過,蓋以勞家務,慮男留外而枯瘦耶,亦年老而血枯耶,抑亦近年來醫院失調耶,何至兩年不見,幾不相識也,乞我母勿要挂男,並善調養至望。”字句之間,飽含了他對母親的心疼關切之情。

  爲減輕父母的負擔,聶榮臻更是勤儉度日。當工作能夠維持生計,並得教育會的些許資助後,他在1920年6月30日給父母的信中寫道:“不必兌來都可以,現既兌來,男當節儉用之。”“現在將入廠作工,當有錢用,故不能累大人。”如此體恤父母,可謂孝子之楷模。

身懷赤子之心

  勤工儉學期間,他生發出一種強烈的責任感:“既曰出國,則負有無窮之責任焉,對于自身,則有求生活之責任;對于家,則有侍父母蓄妻室之責任;對于社會,則有扶救之責任;對于國,則有利國利民之責任。故甥無時可得稍懈……”正是這種做“完全人”的思想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,讓聶榮臻堅定地求索救國救民的真理。

  1922年6月3日聶榮臻寫給父母的信,被喻爲聶榮臻現存家書中最重要的一封,反映了其世界觀的根本轉變。他在得知“川戰複起,兵自增,而匪複猖”,回想“二十一條之否認被拒絕”等令人慘痛的事實,他立下铮铮誓言:“男遠出留學,所學何爲!決非一衣一食之自爲計,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有衣有食也。亦非自安自樂以自足,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能享安樂也。此男素抱之志,亦即男視爲終身之事業也!”

  兩個月後,聶榮臻加入了由趙世炎、周恩來等領導成立的旅歐中國少年共産黨。1923年春,經趙世炎、劉伯堅介紹,轉入中國共産黨。從此,他走上了爲四萬萬同胞謀福祉的革命道路,將生命融入到中國革命的滾滾洪流中,爲祖國和人民奉獻了一生。

  (摘编自《红岩春秋》2019年第5期 刁福久/文)

  • 産品中心
  • 新聞中心
  • 品牌活動
  • 關于合乐彩票